为了某一个人,去到一个千里之外的城市

去过一个前途未知的生活

难道不是一件超级浪漫的事吗

雨后屋顶上的猫

若干年后,我也成了高木直子

下班回家,路过便利店的时候,顺手买了瓶啤酒,店员不咸不淡的招呼我,“黑啤买一送一,进口的。”我回答说,不爱喝。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变成了一种日常,顺手买杯啤酒,不再是大学那会的少年不识愁滋味,也从不是酒糟鼻头的悸动,更何况,一瓶啤酒能慰藉什么样渴望呢。

就和一个人去看电影一样,突然想,所以去做了。

其实我压根不懂啤酒之间的区别,我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谁知道呢,单纯想买瓶啤酒,您就放过我吧。

我想起大一时看的高木直子的小书,我已经记不清那上面写了些什么,大概的内容,图案,想起来,高木直子她所有的绘本都如出一辙,一个有点矮的女人,她怎样一个人过得日子,以及一些去日本各地普通的吃喝游玩的经历。...



我的镜头
我的画笔
我的眼和手
还有一个不属于我的你

Y同学

Y同学,我这两天心情倍好。
认识您整六年之后没想过还能在某个奋笔疾书的晚上再次接到您的电话,握着手机站在没暖气的楼道,强忍着一分惊诧八分喜悦和最后一分南方彻骨的寒意,深感荣幸,我听你说了很多却再也不会和你说我喜欢的动漫,我听你说你的学校你的学长你的小干事,却没有一个精彩漂亮的大学生活说与你听,我只望再相见的时候能听你唤一句掐名带姓的昵称,再绕着一中的操场慢慢的走走,那些尴尬,那些窘迫,那些过得去的过不去的误解和年少彷徨的稚嫩,都早该随着姑孰的风去了。
祝福你。当我还未到家的时候,祝福同在异乡你。
愿北方的暖气能和您的笑容一样温暖。

© streai | Powered by LOFTER